设为首页 收藏
关键词:
首页 | 头条 | 时政 | 本地 | 国内 | 国际 | 教育 | 历史 | 旅游 | 娱乐 | 健康 | 财经 | 军事 | 体育 | 科技
您当前的位置 :衡东新闻资讯 > 本地 >
一位阜南援藏医生的“舍”与“得”
作者:通讯员 2019-07-02 06:26 来源:未知

  安多火车站

  张剑为藏族同胞诊治

  阜南援藏干部离开安多县前夕,当地干部群众前来送行

  阜南市第八批援藏干部与藏族同胞合影

  

  

  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,

  把人间的温暖送到边疆,

  从此山不再高路不再漫长,

  各族儿女欢聚一堂……

  这首《天路》,是阜南援藏医生张剑最喜欢的歌。他从没想过,有一天,他会从阜南出发,沿着歌中的“天路”,来到4000多公里之外的西藏安多,成为阜南市第八批援藏队中的一员。踏上这片“人间天堂”,他领略了唐古拉山脉的巍峨、错那湖湖水的清澈,也领教了海拔四五千米的彻夜难眠、头痛欲裂。援藏的500多个日日夜夜,他和同事们一边克服严重的高原反应,一边扎根安多县人民医院,用精湛医术为藏族同胞治疗疾病,通过下乡义诊、授课交流等方式开展帮扶,给高原留下一支“带不走的医疗队”。

  >>>山高水长捧着一颗心来

  2018年2月的一天,正在皖医附属中心医院检验科上班的张剑接到科主任电话:“小张,你来我办公室一趟,谈点事。”放下电话,张剑心里犯嘀咕,主任说话的语气怎么如此严肃?

  援藏!一年半!答案揭晓的那一刻,张剑满脑子闪回的就是这两个关键词。去?还是不去?迎上主任焦急等待的目光,张剑来不及和家人商量一下,一口答应下来:“我去!”学医出身,他并非不清楚高原反应对身体的损伤,但身为一名共产党员,他告诉自己必须冲上前。

  告别妻儿父母、同事挚友,张剑和阜南市第八批援藏队的其他队员们一道启程了。那一天,他深深地印在心里——2018年3月5日,学雷锋纪念日。

  从阜南到西藏安多县,4000多公里的距离。一路上,他有点兴奋,有点期待,更多的时间在思考:为什么要来援藏?怎么开展援藏工作?一年半时间,我们能留下什么?

  两天一宿的辗转奔波,西藏安多终于出现在眼前。走下火车,五六条洁白的哈达被挂在胸前,那耀眼的纯白直达心底,那是三百多万西藏人民的祝福,更是他们沉甸甸的希望和期许。张剑后来在日记中写道:“山高水长,捧着一颗心来。用情怀去做事,用良知去工作,一定为藏区的发展尽一份力!”

  >>>高反严重一个月瘦20斤

  安多地处西藏北部,著名的唐古拉山脉南北两侧,平均海拔4800米以上,空气稀薄,高寒缺氧。抵达安多的当天晚上,张剑和队友们就领教了高原反应的威力——浑身乏力,手脚发软,呼吸急促,躺在床上不敢动。夜里,头晕、头痛、失眠、拉肚子接踵而至。勉强挨到第二天早晨,新的困难又来了,因为喘不上气,根本没法吃饭。张剑清楚地记得,以往5分钟吃完的一顿早饭,他花费了半个小时,晚饭更是一口也吃不下。那一个月,他整整瘦了20多斤。

  出于医生的职业敏感,张剑格外关注高原反应对人体的影响。他查资料、看病历,总结出三大症状。一是骨质疏松,由于西藏海拔高,水中矿物质多,饮用后对人体钙质造成溶解,掉牙成了援藏干部的普遍现象。二是高原心脏病,高原氧气含量低,心脏收缩力加大,血压升高,极易对心脏造成损伤。三是视力下降、胃肠道紊乱,人体为保证心脑供血,肠胃血流量减少,大多数援藏干部常年拉肚子。

  在张剑接触的当地干部中,许多人带病工作。50多岁的熊川满口牙齿已掉光,强巴39岁时得了心脏病……但是,病痛却没有让一个人退缩。他们以“海拔高目标更高、风沙硬作风更硬”的壮志豪情和实际行动回答了“进藏为什么、在藏干什么、离藏留什么”的组织考题。

  >>>自学藏语 变“输血为造血”

  初到安多县人民医院检验科工作,张剑发现,医院现有的检验项目还停留在血常规、尿常规的三分类阶段,检验流程一片空白。面对艰苦的医疗条件,他从建立日常工作流程着手,一点点帮助当地医生梳理学习。渐渐地,当地医生学会了开化验单、看化验单,治病开药越来越精准了。

  安多县高海拔的自然环境,导致当地牧民风湿病、糖尿病、心脏病、肝胆疾病高发。为了更好与患者沟通,张剑主动学习藏语,如“进来”“去找大夫开化验单”“去一楼挂号室交款”“去留尿”“袖子撸起来,采血”“完事了,下午三点取结果”和“没事了,你可以走了”等等,很快解决了工作中的基本交流。

  在做日常血常规检验工作时,张剑通过数据比照得知,当地群众的红细胞和血红蛋白的数值都很高,有很多人的血红蛋白数值超过了200g/L,这在内地是典型的血红蛋白增多症。而根据国际通用标准,海拔每升高一千米,血红蛋白就增加15g/L的惯例,这个诊断标准却不一定适用于安多。于是,他查文献,看数据,撰写了论文《安多县人群血常规参考区间的建立》,希望推动当地人群参考区间的建立。

  >>>下乡扶贫难忘牧民声声感谢

  安多县面积约10万平方公里,居住人口4万人。地广人稀,加之牧民放牧人口流动性大,许多人患病第一时间得不到医治。老人、小孩生了病,一包包头痛粉倒进嘴;成年人骑马摔伤,简单处理造成终身残疾。面对这种情况,张剑和其他援藏队员一起踏上了下乡扶贫义诊路。

  这一路,惊心动魄。唐古拉山脉终年积雪,山路乱石嶙峋,汽车抛锚成了常事。一次,队长王健的车坏到半路,周围不时传来狼叫声,漫漫荒野看不到一丝人烟,那种无助感令人终身难忘。下乡次数多了,援藏队员们的胆子也大了,有时候也敢和狼开开玩笑。原来,在青藏高原,狼是怕人的,野牦牛才最具危险性,顶翻一辆吉普车不成问题。

  扶贫义诊的过程中,牧民们的淳朴打动了每一位援藏队员。张剑回忆说,每次一进门,藏族同胞都会热情地给大家倒上酥油茶,送上小零食。就诊、治病,全力配合。临走时,老牧民拉着他的手不愿松开,一遍遍感谢援藏医生,感谢汉族同胞的无私帮助。那一刻,张剑暖到心里,所有的辛苦再也不值一提。

  >>>互联网+医疗远程医疗平台解难题

  6月,对张剑和另外一位阜南援藏医生刘暾来说,忙碌中夹杂着欣喜。在阜南市相关部门的全力支持下,他们经过几个月的认真调研,当地医生盼望多时的远程医疗设备终于要落户安多县人民医院了!6月12日一早,他们迎来了阜南市骨科医院、辽宁欣合普光科技有限公司的两位技术员,经过安装调试,远程医疗设备顺利开通。这意味着疑难病例的会诊分析、临床手术的观摩学习、医务人员的业务培训等问题将迎刃而解,“互联网+医疗”模式将为高海拔地区患病群众提供更精准的医疗服务。

  几天之后,经刘暾多方协调,应安多县人民医院邀请,辽宁省锦州市黑山县大虎山中心医院院长陆剑一行来到西藏安多县,为县人民医院送来了部分药品及医疗教学课件,并深入探讨了今后可能进行的医疗合作及互助共建。

  距离再远,我们的心很近!在安多工作生活一年多,张剑和刘暾时时刻刻感受着汉藏兄弟一家亲。他们的“初心”不只是救治患者,更要为西藏为安多“打造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”,和千千万万的援藏医生一道努力实现“大病不出藏、中病不出地市、小病不出县乡”的使命。

  >>>苦中作乐菜包子吃得口齿留香

  6月20日,夏至前一天,安多下起了鹅毛大雪。张剑拍了个小视频分享到朋友圈,让远在阜南的朋友们解解暑。苦中作乐,对在安多工作生活的援藏干部来说,渐渐成了一种生活技能。

  由于地理环境特殊,当地青菜匮乏,只能通过青藏铁路远程运输。从山东运来的青菜要经过十多天才会抵达安多,待新鲜的韭菜卸货时,已经疯长到比胳膊还长,老得口感发柴。见此情形,援藏干部们就在阜南公寓驻地搭起暖棚自己种菜,小油菜、小白菜、大白菜……每天浇水施肥,眼见着种子萌芽,绿叶渐长,大家的心也跟着明亮起来。收获的时候,一顿菜馅大包子吃得口齿留香。

  在西藏,不仅援藏干部思念着家人,当地干部牺牲也是巨大的,往往是一家两地、三地,甚至四地分居。和张剑同一科室的藏族医生央金,大儿子和奶奶生活在拉萨,小儿子和姥姥生活在日喀则,她和丈夫同在安多,但也是一个月见不到三次面。

  >>>不忍离别一次心灵的净化

  6月28日,对口支援西藏安多县的阜南市第八批援藏干部结束援藏任务,返回阜南。离别之际,张剑的心情五味杂陈。喜悦的是,在援藏干部和当地干部群众的艰苦努力下,2019年初,安多县在西藏25个申请脱贫县中,以总分第一名的优异成绩,历史性地摘掉了贫困县的帽子。不舍的是,安多县人民医院的手术室刚刚恢复启用,南京军区医院也前来援助,很多疑难病、重大疾病的治疗有了新希望……

  援藏的400多天,张剑深知,对家人亏欠太多。岳母三次脑梗、父亲肺炎住院,他都无法陪伴在侧。舍弃了小家,选择了大爱,得到的是一次心灵的净化。茫然无助的时候,身体疲惫的时候,那些老援藏人的故事、当地干部职工的奉献精神犹如一盏盏明灯,照亮未来的路。他说,那些长期建藏的各族党员干部,献了青春献终身、献了终身献子孙。和他们的付出相比,我们要做的太多太多。

  一次援藏行,一生援藏情。尽管没有踏遍西藏的土地,就连安多的风景,张剑也无暇多看,但站在岁月的彼岸回望,若干年后,这一段医疗援藏日子,那些难以入眠的夜晚,都会变成永恒的回忆,终是感动了时光,也温暖了自己。

  阜南日报、皖报融媒记者唐晓诗

  (图片由张剑提供)

上一篇:考生们笑着告别:“三年后,我们高考见”
下一篇:阜南去年社平工资为6633.33元/月
 最近更新
一位阜南援藏医
考生们笑着告别
 热门点击
甄子丹助阵谢霆
AT&T与时代华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© qxwome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  衡东新闻资讯 版权所有
黔icp备13002709号-1